已入P5坑,三刷中
巫師3,二刷中

期待CODE VEIN

永远最爱RDJ

紅色任務

又有小天使關注我!!!

繼續放文!
繁體注意!

前文不對後文非常正常(


很快的,基本測驗就完成了。

李察得到的分數很高,在一干青年才俊中成績是偏上的。

而成望呢?則是科科滿分,科科打破眾人眼鏡,現下,正和前十名一起被軍中大佬們挑選、爭奪......哎呀有一助手如此完美,那豈不能讓我的權力更上層樓?

只要好生收買,有什麼好擔心的?

目前只能算是新秀的展子舒也把目光放在前十位中的某一人......不巧,正是成望。

成望的能力、個性、態度都很對他的胃口,最重要的是他還有一個能力也不錯的情人......就是指李察,兩人在基本測驗中的親密態度(其實只是在討論對策)讓某些人都誤會了,包括展子舒也是。

招攬一人再附贈一人,這筆買賣實在划算。

「子舒!」

沈浸在思緒中展子舒嘴角上的那抹微笑實在是太愉悅了,讓楊友忍不住叫他。

「楊?怎麼了。」回過神來的展子舒笑容就回到原本的禮貌而疏遠了。

楊友在內心嘆了一口氣,他的這個好友一直都戴著這個有禮卻不與人接近的面具,不累麼?

「啊,不。沒什麼啦,只是想問你......對這次的新人,怎麼看?」

「我怎麼看?楊......」展子舒眼一眯,放下手中的資料,看著始終不務正業的友人。

楊友知道自己慘了......千不該萬不該提起有關這方面的問題呀!

啊啊,來了......「楊,你知道你是未來司令候選人之一對吧?這個問題,你不該問我,而是該自己想,我說你......」

楊友,楊將軍之孫,同時也是未來司令候選人之一,是最被看好的候選人。

只要讓他登上大位,自己來這裡的目的,也可以實現了吧。

子舒真的很替自己著想呢......看來,自己在他心中有一定的位置吧?

兩人心中想的完全不一樣,一人內心中是狠戾,令一人卻是溫暖。

「你笑什麼!」

「呵......哎,沒、沒有啦!」

誰也沒想到,這短暫的和諧不過只是表面上的罷。

聽過農夫救蛇的故事麼?

即便你救了凍僵的蛇,等他暖和了,就會狠狠的——咬下!


同一 時間,森林深處。

有兩人在森林中急奔著,一人腳步有些踉蹌、背後衣物的布料被割開很長一條缺口,鮮血像是不要錢似的從裡頭巨大的創傷往外流出。

另一人則是受點輕傷,腳步還很穩健。

「擋什麼刀!成望你這個白癡,我都已經算好他的行動了,你過來湊什麼熱鬧!」輕傷的人壓低聲音,氣急敗壞。

「啊啊......是嗎?抱歉李察,我沒想那麼多......咳,反正我們還是把他們都打殘了,算是替社會去掉一些廢物吧?」受創頗重的面色蒼白,竟還有心情調笑。

這兩人,自然是李察和成望了。

「別說廢話!」血腥味在森林中

是非常危險,不快點找地方躲起來恐怕會被尋味而來的野獸們包圍。

李察咬牙,成望的傷勢非常嚴重,如果再加上獸群圍攻......

「李察,先躲樹上......咳,某些獸類爬不了樹,其他可以爬樹的只要牠敢上來,我們就可以輕鬆解決牠們......」成望也知道他的傷勢相當嚴重,再繼續下去不是失去戰鬥力就是失血過多昏迷,兩者都不是他想親身體驗的。

權衡一下利弊,李察點頭,「走!上樹。」

兩人快速的選定一顆很是高大的樹木,三兩下上去後,成望的臉色變得更加蒼白,有一種生命力緩緩從身體流出的錯覺。

一開始進森林前,考核官有事先發了幾捲繃帶、簡單的基本藥品和血清,成望自口袋中拿出被血液濺到的繃帶,然後發現他碰不到傷口。

「李察......不好意思。可以幫個小忙嗎?」成望無奈的拜託靠在樹幹上假寐的李察,李察睜開雙眼,不耐的接過繃帶,快速上好藥後,再用繃帶包紮好。

整個過程成望沒有吐出半句痛呼,他試著活動活動身體,果然不能有太過激烈的動作。

「你覺得,方才我們被伏擊只是巧合嗎?」李察靠回樹幹休憩,良久,道。

成望的精神狀態有些不好,畢盡失血過多,加上現下的情況也讓他放鬆下來,不過他還是努力挺起精神,回道:「應該是巧合。我們可沒做天怒人怨之事......也沒被發現來此的目的。那什麼長官說的話如此模糊,想必也是打這主意......他們不只是要普通的天才,他們要的是精英中的精英。呵,這招好,太好了。己方得到最好的東西,而且,不留任何不要的給他們......」

李察想起那中年人的話語,言猶在耳。

''這場實戰測試,想幹嘛就幹嘛,評分的人不會再跟著諸位了。但是呢,生死自負,我只看四天後,還有誰走出這叢林。好了,東西都拿到了吧?進林!''

「嘖,『他』被偷的東西一定要拿回來,你別給我扯後腿。」李察冷冷的看著某重傷人士,成望苦笑,他可沒料到有那麼多人會無恥到偷襲外加群毆。

一夜無話,接下來也沒有遇到什麼像是偷襲或群毆的卑鄙事情,時間就在兩人討論關於「他」所交付的任務該怎麼進行,隨便砍掉幾個不長眼的小嘍囉,以及某人的各種調戲與被調戲的各種腦羞生氣追殺之下,過去了。


四天一晃就過去,最後還活下來的人員名單集結成冊,交給幾個部的部長選出他們所需要的人才,之後會再開會並詳細討論。


「你的背好了?」

「當然,嗯......你看,連疤痕都消失了,這軍營還不錯嘛!看來以後被砍也沒差~」

「......」

「等等等等等,你拿匕首幹什麼啊李察親愛的?!」

「不是說被砍沒差?」

「不不不不你這可是謀殺親夫!」

「......滾!」



各大部長的臉皮厚到連展子舒也替他們感到羞恥。

不過在好說歹說之下,展子舒仍把成望和李察等自己看上的人正式放在自己名下......費了好一番唇舌,甚至不惜小小得罪一下某部長。

展子舒現在非常、非常累,一場會議開了整整八小時,在各種意義上都很疲憊的他很想倒頭就睡。

可惜的是他不行,展子舒嘆氣,他還得到實驗室,試著打開「那東西」的鎖,最重要的是不能傷到裡頭的東西。

初步推測這東西只要按錯密碼或是有錯誤的聲紋、指紋輸入都會自爆,裡頭所含有的爆裂物可以炸掉半個城市。

也許可以嘗試另一種方式,這樣瞎搞也不是辦法......

看來又沒法睡了,幸好軍營有給新人休息三天,不然他可能會累到睡死在辦公室......沒差,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這麼說來,好像每次睡著醒來後都會在楊友的房間裡?楊友說是看到他睡在桌上所以送他回來,不過,要送也是送回他自己的房間吧?

抱著一些小疑問,展子舒在情報部大門前站定,拿出代表自己身分和權限的ID卡,俐落的朝讀卡機滑下。

嘖,看來,可能又要通宵了。


總而言之,新兵有三天假可以放。

不算太大的單人床上交疊著兩抹身影,乍看之下是如此的曖昧,不過只要細看就會發現被壓的那個人臉色非常糟糕,彷彿在極力忍耐不要殺死那個膽敢壓著他的男人。

「你給我起來!」被壓的青年.李察,奮力往某人身上揍下去,不過因為位置關係,力道有些小。

「嗯......?」但是這拳還是喚醒了成望,沒有眼鏡的遮掩,那雙淺色的眼竟有一股力量吸引人沈淪其中,無法自拔。

成望還沒睡醒,迷濛的盯著李察的那無辜表情讓李察很想對著他的臉狠狠揍下,李察皺眉想著此行的可能性......還是算了,根據那個混蛋的劣根性,李察腦中閃過一堆令自己更加不悅的畫面。

「快起來。」

過來三、四秒,成望才完全清醒,他俐落的從李察身上離開,跳到地上後從旁邊的矮櫃上拿起眼鏡戴上。那抹欠扁的似笑非笑又回到他的臉上了,「啊,早安。」

李察沒有搭理他,自顧自的推開擋路的成望,走到盥洗室中。沒有多問爲什麼明明成望的床在旁邊卻出現在他床上,反正成望也不會認真回答。

被無視的某人聳聳肩,也跟著李察走進浴室,李察皺眉,想說什麼卻被成望截走話語權,「我也要刷牙洗臉啊。」

「等我盥洗完再換你。」李察直接抽出隨身匕首,「不然去死。」

成望果斷對李察揚起一個燦爛到刺目的笑容,後退一步還幫李察關門。

「嘖。」

「......我怎麼覺得你很想要我選另一個選項啊。」

「錯覺。」


一切都準備好後,穿著完畢的兩人罕見的並肩坐在頗大的書桌前,而桌上立著已經開機的筆電。

李察雙手在鍵盤上飛快的敲打著,成望則是在擺弄手機。

軍營其實是禁止軍人攜帶任何科技產品的,不過他們會統一發下一些特殊的通訊裝置。想當然,那些通訊設備會被監視。

而軍營中的網絡雖然不是封閉的,卻有專人隨時監視,不過沒有多少人敢做小動作,畢竟有一個非常悲慘的前車之鑒......那個國家直接被滅國了。

「所有的監視器已經駭進並假裝一切正常......你聯繫到『他』了嗎?」成望滑動螢幕,再次確認一切順利,漫不經心的問道。

李察停下敲打,現在電腦螢幕上只出現一個視窗,上頭寫著:「等待對方接通......」幾個字。

「好了,不過要等『他』回應。」

說時遲那時快,視窗上的字變為:「已接通......」一個外表看似二十幾歲,有著東方人特殊韻味的豔麗女子穿著白袍出現在螢幕上。

「兩位,進展如何?」女子簡潔的說,雖然是在詢問兩人,她卻在看著另一邊的螢幕。

「報告,尚無消息。」成望痞痞的笑著,似乎不把這次回報當一回事。

不過,他們才剛混進軍營,沒有消息是正常的。

「你們的動作要加快。」女子在百忙之中看了他們一眼,丟下重磅炸彈。

「有人要嘗試破解密碼了。」


评论

© 九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