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入P5坑,三刷中
巫師3,二刷中

期待CODE VEIN

永远最爱RDJ

異變驟生

又有小天使關注我啦啦啦啦(☆_☆)
所以丟文!
繁體注意!


初之三



枝椏無風自動,樹葉晃動的聲音聽起來刺耳不已。
無數道藤蔓朝著幾分鐘前突然出現在此的青年攻擊,青年則是又一次的避開。
微微側身,向上一躍,或是從空氣中拔出一把造型華麗的匕首砍掉。
彷彿不想多費力氣,青年並沒有太大的動作,而他的敵人,一隻白鹿碧綠如山林的雙眸正謹慎戒備的凝視著青年。
眼前的山獸並不是陳子亭所說的開了靈智,反倒是正處於快要開啟靈智的重要時刻,看來小亭亭傭兵團的情報部門該檢討一下了。
印象中,山獸要開啟靈智好像需要血統純正且高尚的血液吧,反正快要離開,那就當作......免費大放送?
青年的笑容突然變得模糊,下一波攻擊他避也不避,就這樣被無數條藤蔓捆緊。
白鹿似乎知道眼前生物血液對他來說很重要,牠操控藤蔓緩緩下落,將青年送到牠面前。
困住青年的藤蔓緩緩蠕動,青年感受的到很多小小的尖刺就這麼緩緩的刺進他的皮膚,吸收那溫熱的液體。
青年本就不紅潤的臉龐變得更加蒼白,哎呀,他好像錯估了山獸的忍耐程度,看來他的血液很好喝,讓山獸欲罷不能嘛。
感覺白鹿似乎喝夠了,因為捆住他的植物鬆了很多,他掙脫束縛,拿起匕首輕輕劃開白鹿的皮膚。
山獸陷入半昏迷的狀態,牠正在吸收青年血液中的力量,無暇顧及是否有人在攻擊。
不過青年只是想要收白鹿一點血好去交任務。
接著他發現他忘記帶容器裝血,記得小亭亭好像有交給他......然後他就把那個試管放在旁邊忘記帶了。
不過外面好像有兩個血族的小輩?問問看好了。
因為惡趣味突然出現,他小小嚇了小輩,然後成功借到了小瓶子。
哎唷他真是厲害。
裝好了血,那隻白鹿還保持著跟剛剛一樣的姿勢,青年就不管他了,直直的離開這裡。
要出森林的時候,他的力量就不夠了,還差點引起體內的反噬,好不容易壓下去,他的力量就消耗到連人形都維持不了,嘖嘖,真是麻煩。
「喵。」鬱悶的青年只好叼著任務物品出去和小輩們談談人生。
撩撩妹妹,逗逗哥哥,青年微瞇起眼睛,看來這對兄妹很有趣呢。
留下聯絡方式,青年瀟灑的離開兄妹的視線......的下一秒。
他試著回到人形,畢竟一隻貓的視線還是比人狹隘,雖然他不想承認,可是他真的是不太會認路......還是人的樣子比較習慣一點。真的。
不過成功的代價就是他真的把所有力量都耗空了。一點都不剩的。
果然讓山獸喝太多了......

好險他先把瓶子收好了。
失去意識前,青年如此想。


蔚藍色在眼前波動。
熟悉的鐵鏽味似乎永遠不會從鼻間消失。
他被大海包圍著,冰涼的水流輕舔舐過他傷痕累累的身體,刺痛一陣一陣的,但他卻不想起來......或者說,他也沒力氣起來了。
就這樣不斷的下沈該有多好?

小麥色的手臂突然出現在他的視野中。
白皙的手臂拉住他的手腕。

純粹的黑色瞳眸藏著那時他不懂的情緒。
琉璃般的紫色充斥著擔憂。

「畢格......不,紫茉......?」

哈,已經看得到幻覺了嗎。


渾身濕淋淋的黑髮青年雙眼闔起,面色蒼白的不可思議,要不是他的胸膛還在微微起伏,還真會以為掛在女性身上的人是一具屍體。
還來不及離開的兄妹愣愣的看著眼前的紫髮豔麗的職業套裝女性扶著黑髮青年一步步踏上岸,然後猛然往青年的臉上扇,「給我醒來!」
不知道該不該制止的兄妹尷尬的站在一旁。
幸好青年自己睜開眼,苦笑了一下,阻止女性的動作:「紫茉,妳這樣我會更嚴重......」
紫茉停下想要打第二次的手,紫琉璃般的眼責難的睨著青年,淡淡的吐出兩個字:「白癡。」
「抱歉抱歉,是我的錯。」青年說著道歉的話,臉上的表情倒是沒有多抱歉,「好了,我可以自己站好,總之謝啦。」
紫茉微微嘖舌,鬆開扶著青年的手。
青年先是一個響指把身上多餘的水分去掉,再從不知道哪裡摸出一副大紅色的眼鏡戴上,除了臉色還是有些白以外,看起來還不錯。「有什麼事讓妳這樣急匆匆的找我?」
紫茉把隨身攜帶的包包打開,從裡面拿出一個牛皮紙袋,湊近青年的耳旁:「你未婚妻的消息。」
原本還在似笑非笑的臉微微停滯了一瞬,但馬上回復正常,他接過紙袋,「......喔?」
青年直接打開紙袋,旁若無人的看了起來,而兄妹倆卻被紫茉注意上。
被審視一番後,豔麗的女性漾開美如玫瑰般的笑,姿態優雅的上前,「兩位好。」
曉鶫點頭示意,「妳好。」
冥月被自家哥哥擋在後面,只能探出一顆頭。
女性從外套內側的口袋拿出名片,遞給曉鶫,「妾身是茉日琉傭兵團的團長,紫茉。兩位有興趣加入妾身的後宮......不,是傭兵團嗎?」
「......不好意思,我已經決定好要加入的傭兵團了。」曉鶫禮貌的拒絕,他可沒聽錯,況且子亭哥也說過,雖然茉日琉傭兵團全是精英,但是其成員全都是團長的後宮......不論男女。
「唉,被如此直接拒絕真是讓人傷心吶。」女性把名片收起,姣好的面容流露出些許傷心,即使知道女性是故意的,兄妹倆卻有一絲罪惡感。
「紫茉,別再找妳的後宮了,妳的三千佳麗已經快要忍不住了。」青年調笑般的說著,而紫茉則收起那點傷心,「望,該不會是他們叫你看住我的吧?」
「別去騷擾他們了,」青年沒有正面回答,他把資料放回紙袋,走到幾人前面,「小美女和小美女的哥哥,你們該回去了吧?那就順便幫我把這個帶回去吧。」青年自說自話的從空氣中拿出一個裝滿白色和金色液體的玻璃瓶,丟給冥月。
冥月反射性接下,「咦、欸?」
「幫我給聖血之刃的團長,這個是任務道具。」
「任務道具......你、你不怕我們......」冥月愣愣的說,因為任務道具對傭兵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一個任務的完成依據就是任務道具,如果任務道具被故意破壞,那任務就是失敗,還必須付失敗的費用。
「別多想了。我不是特別相信你們,」青年沒心沒肺的笑,「妳丟了我也可以再用一個。」
「喔......嗯。」冥月把血瓶收到口袋,心中有點複雜。
「那麼。」曉鶫朝兩人點頭,「我們就先走了。」
在感覺到兩位血族後輩的氣息消失後,青年猛然發難。
他手上的紙袋無火自燃,卻絲毫沒有燒灼到青年的手。
「......我希望,沒有第三個人知道這件事。」


评论

© 九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