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入P5坑,三刷中
巫師3,二刷中

期待CODE VEIN

永远最爱RDJ

紅色任務

啊啊啊啊啊第一次有人關注我喔喔喔喔(夠了

很久以前寫到現在都還沒完的文,設定魔性,請別當真。

當小孩子的文看吧。

文筆渣。

繁體注意。



0.5故事之前

「呼......哈、哈啊......」
「喂你!不准跑,給老子聽下!」
喘息聲、奔跑聲、呼喊聲、以及,槍聲。
夜半的森林有一場兇險的追逐賽。
嘖。被追趕的那方咋舌,不解的自言自語:計劃應該是萬無一失的啊......
趁著空檔回過頭,被追捕的人一個激靈,閃到樹後。
一聲槍響。
接著是第二聲、第三聲......
該死!
「唐璟,我現在宣布,妳犯了竊取國家機密的罪,我們有權可以射殺妳!」對方領隊吼著,希望唐璟可以出來自首。
「老大,別廢話了,那小妞跑不走的。」
「對啊,上頭說交給我們處置,等抓到小妞兒,咱們就......」一陣淫笑。
唐璟咬牙,這次她記下了。想她堂堂IQ250,被國際譽為超越愛因斯坦的天才,竟被幾個軍痞如此侮辱。
手中剛下載好的檔案已經複製好備份並送回本部......好。
腦中想好了方案,唐璟在手機上做了一些手腳,故意在前面搞了一些聲響,順便把手機丟在那。
之後?管他的,唐璟只知道那群白癡傻傻的過去,自己先......嗯,戰略性撤退了。
跑走前,撿到了一個渾身泥巴的骯髒男孩。
喔......奇遇,也許他有用吧。
唐璟一向很相信她的直覺。

男孩被帶回唐璟的個人實驗室,經過簡易的清洗後,發現他身上有大大小小的擦傷和......密密麻麻的針孔。
「果然有趣。」唐璟沒心沒肺的下評語。
「閉嘴啦。」一旁的女人給了唐璟一拐子,「別在意她胡說,這只是她特殊的關心法。」
唐璟翻了翻白眼。
男孩搖搖頭。
「嘖,先交給妳了,莉莉。我要查一點東西。」
被稱作莉莉的女子點點頭,目送她離去。
「別擔心,她比你想得還溫柔。」莉莉對男孩露出溫暖的笑,順手揉揉他的黑髮。

三年過去了。
男孩不知道外界發生了什麼事,但他知道這實驗室發生了很多事。
很多實驗人員都消失不見,替代的是傭兵、或更加無趣的實驗人員。
唐璟更加煩躁了。

七年。
實驗室幾乎沒人了,唐璟卻變得更加,難以形容的暴躁。
她開始用匿名,開始用她自創的技術駭進各個網站,獲取各種秘密。

十年。
三年間發生了很多事。
她創立了一個組織,一個反政府的組織。
現在他二十五歲,學會了用微笑假裝。
看著那張十年不變的臉,他有點疑惑。
「妳......做了什麼嗎?」
「嗯?」她回眸一笑,但笑意始終沒傳到眼底。
她......生氣了?
「我做了很多、很多。」
「有一些是為了你、有一些是為了報仇。」
「你可以拒絕去瞭解,可以不想去知道。」
「但是,那些還是會回來找你。」
她別開臉,他看得到淚水。
「就像......我一樣。」
他想替她拭去淚水,但眼前的事物卻在一瞬間模糊起來......
這是他五年前問過的。


也許每一件事都有它的理由,也許遇見這個人......是他人生中最有意義的事。
「我......回來了,......。」



在這個混亂不堪的世界裡,列強為了日漸稀少的資源,卯足全力想搶到更多。

三個最強之國:U國、C國及E國領悟到,如果不合作,剩下的粥會被其他僧吃光,半點也不會剩下。
於是,他們聯合打造出表面上的第三勢力——軍營計劃。第一屆計劃十分順利,接下來,他們決定開辦第二屆。

隨著一場又一場的戰事大勝,軍營二字深植人心,越來越多的人湧入軍營,三位大佬無聲奸笑。
只要各國有才能的人投奔過來,就不怕眼前的局勢再次翻盤。

— —而在他們身後,有誰冷眼看著一切。


軍營。

單單兩字就代表無盡榮耀,單單打著這名號,無數無知的人便會撲到你身旁,求機會。

不過,軍營要的不是書呆抑或只長肌肉的笨蛋。

軍營內部分有各類部隊,連伙食兵也是最頂尖的。

新兵一開始是沒有分類的,在人群陸陸續續到齊後,上屆的學長\姐不懷好意的盯著新來的,哼哼,之後的測驗會很輕~鬆~的,我們~也曾經歷過唷~

沒錯,一進來軍營,迎接你的就是為期三天的基本測驗及四天的實戰測試。除了整整一星期的測驗外,還有無時無刻都在你身邊的打分人員......呵呵,你在問候我們的父母啊,扣100分。

第一場的基本訓練是8000公尺快跑......你以為有那麼簡單?

呵呵,限時40分鐘,來不及......甭多說什麼,立刻離開!連第一個最簡單的測驗也過不了?還來個屁!

以上,是現場長官的訓話。

40分鐘後,現場愣是沒少一人。

躲在暗處的評分人員替那些只有稍稍喘氣的人加分,其他的在看喘的程度加減分。

在人群中,有一個好像很輕鬆似的,戴著大紅眼鏡,額前挑染一束金的黑髮男人悠哉的和身邊一個和他戴同色眼鏡,頂多只有鏡框不同的金髮長辮,氣喘吁吁的青年搭話。


「喔喔,美人呀,要不要喝水呢~」男人笑嘻嘻的,左手溫柔的拍撫青年的背,右手拿著水瓶。

「成望,管好你的嘴。」青年冷冷的奪過男人手中的水,不客氣的喝下,「小心我殺了你。」

「哎呀,李察,別忘了。『那位』可是讓我們合作的唷。」無視青年刺骨的殺意,成望笑的沒心沒肺。「合作嘛......當然要溫柔對對方囉。」

「嘖。」李察撇過臉,成望知道,這是妥協的意思。




第二項測驗是武打,新人們個個躍躍欲試,恨不得讓每一個在場的高官注意到他們。

是的。這個測試在那些有門道的人眼中,就是變相的用後門爬上高位的機會。

場上每人各懷心思,位在司令台上的官們也各自有自己的思量。

「你看怎麼樣,子舒。」隸屬特種部的楊友壞笑的跟坐他隔壁的老友聊天,「林娜可是給了情書、也當面告白過的,你要不要乾脆......」說著嘿嘿一笑,給了個「你知我知」的眼神。

情報部部長.展子舒呵呵一笑,俊帥的臉上透出一股不屑,竟更添風采。「那女人?別開玩笑了,楊。她也不過是看我最近挺得司令歡心,所以趕緊丟掉沒用的『男朋友』湊過來罷了,楊,你要就拿去吧,那種公車(每個人都能上)....... 呵,遲早被趕出去。」

楊友誇張的爆了粗口,「我操!真的假的啊!虧我還以為她的能力高、顏值也挺高的呢。原來是爬床上位?!」

「不相信情報部長的能力?嗯?」展子舒勾起笑,嘴上跟楊友隨口聊天,眼睛則在比武場上來回觀看。

剛借著「那東西」上了部長之位,腳步還不是很穩,得在這次新人測驗趕緊找到幾個得力下屬才行......嘖,他眼中閃過一絲狠戾,老部長很得人心,現在他那些死忠部下恨不得他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把柄,好拿來做文章。

其他的也有點不服,這倒好辦,只要做出成績就好,但,那些死忠部下肯定會下絆子給他。

看來,那些人還是是活得不耐煩了啊......他眯起眼,溫和的笑意掩藏了冰冷,也掩起眼底的嗜血。

「對啊,子舒,你怎麼就這麼上去了呢?我看老部長也挺......嗯,不滿意的。」楊友倒是那壺不開提那壺,隨便問個問題也戳到展子舒心中最煩亂的事情。

展子舒揮揮手,「我也不懂司令想啥,總之呢,我還是好好做好就行。」

楊友哈哈大笑,「唷,展大部長,還挺會說的嘛!」

「你才知道。」

「哈哈哈!不說這了,過幾天新人訓練完,正好有放假,要不去玩吧?新拉斯維加斯有新設施,好久沒賭了,手很癢啊。」楊友說著,做出錢的手勢。

展子舒搖搖頭,去賭?那些死忠部下一定會把事誇大,甚至告到司令那。「不了。話說,你不是楊將軍的孫子嗎,別去賭場之類的地方比較好。」

「哎,老頭子跟你說得一樣,好吧好吧,不去了。看比賽!」楊友也不聊了,轉頭去看比賽。

展子舒眼神一掃,卻看到自己有興趣的事。

那兩個人......不錯。


簡單利落的一招放倒對手,成望至今已經連續打倒數十個人也不顯疲累。

另一邊的李察武力值也很高,有機會成為這個場次的前幾名。

「喔,還蠻簡單的嘛。李察。」

「閉嘴,你這變態。」

「哈哈哈。」

评论

© 九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