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入P5坑,三刷中
巫師3,二刷中

期待CODE VEIN

永远最爱RDJ

0能者九条湊

\沒頭沒尾的文/
副標:寂

看到「件」時就開始腦洞,要是湊崩潰會怎樣?
......本來是這樣啦。
後來腦洞太大,變得和上面完全不一樣囉~
所以— —嚴重OOC警告,渣文筆,完全沒頭沒尾的,還有考據黨不好意思,這篇文完.全.木.有.邏.輯,還還有是我只看到第七集......求快出8(

......其實我很懷疑會不會有人來看,沒有人就沒有考據黨了(掩面
繁體注意
改了排版


深夜。

慌亂的腳步聲在充斥著藥水味的走廊響起。

理彩子不顧什麼醫院內不許奔跑喧嘩的規定了,她對著手機,因為驚恐而控制不住音量:「506病房?好,我快到了......」

506在走廊深處。理彩子幾乎是用出自己的極限,來不及喘口氣了,她猛地打開506號門。

哭得稀哩嘩啦的沙耶、臉色緊繃又擔心的勇氣一齊看向她。

可是她沒辦法揚起笑容安慰他們,她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那個人並沒有像往常一樣冷嘲熱諷的,掛著涼薄的笑,沒心沒肺的要求多加委託費。

只是像是睡眠似的安詳。

但是她知道,那並不是睡著。

理彩子接著注意到,房內有著很細微很細微的喃唸,不是沙耶,不是勇氣,更不是自己。

那就只能是躺在床上的那個人了。

一個問題在她腦中浮現,那個人真的是九条湊嗎?
可是下一秒這個問題就被自己打破了,她不會認錯,沙耶和勇氣也不會。

腦中的思緒亂糟糟的,她沒注意到她已經在門口站了好幾分鐘了,沙耶拉過理彩子,關上門。

「理彩子姐姐......」沙耶的聲音有著明顯的哭腔,「他、老師他......」

沙耶眼中的液體又開始往外溢出,她撲進理彩子的懷裡,哭叫:「老師他的靈魂不見了!」

理彩子的手反射性搭上沙耶的背,「怎麼......會這樣?」她沒注意到自己的嗓音有多麼沙啞,「生魂不在了......到底怎麼了?」

沙耶抽抽噎噎的,和勇氣一起向理彩子說明。


這次是湊主動接下單子的,奇怪的是,這個委託並不是藉由御蔭神道或總本山下的,是由一個不知名的人。

委託內容有一張破舊圖書館門口的照片,而文字敘述著,這間圖書館遷址,原館荒廢多年,但是委託人已故的爺爺生前有在那棟建築物內藏一本書,委託人說他爺爺的遺言其中一條是要他的遺產繼承人們把書燒掉,誰先在律師面前燒掉誰就可以繼承遺產。委託人希望他們能進去一趟,如果有找到請打電話,委託人會給一筆不菲的費用。最後附上的是書籍名稱、書本的特徵和手機號碼。

湊那時立刻就決定要過去一趟,他們還記得他的臉上是那種接到他有興趣案件的笑,「為什麼要藏在圖書館?那既然都藏在那裡了為什麼又要多此一舉燒掉?看來書有問題......」

他們在下午過去,發現附近有警察,詢問之下發現,原來在昨天半夜有三個白目大學生進入探險,莫名其妙就死了兩個,剩下的那個什麼都不知道,到了要走的時間過去找人,發現兩人倒在某個書架後面,怎麼叫都不醒,連呼吸都沒有,趕緊報警和叫救護車。

「看來事情變有趣了,喂,你們兩個有感覺到什麼嗎?」湊看著被封鎖線封起的廢棄二樓建築物,表情跟平時沒有不同。

沙耶搖頭,勇氣倒是說這裡有點怪。

湊沒說什麼,揮揮手叫兩人離開,現在這裡太多人,等晚上再來。

晚間八點,現場只留有黃色封鎖線昭示這邊發生的事。

三人順利進入建築物中,分開行動去找書,到了大概九點左右,他們找完一樓,想要去二樓時,竟感受到妖氣,而當他們跑上湊檢查的二樓,就聽到某種重物落地的悶聲。

等他們找到湊,他雙眼緊閉倒在地上,細細喃唸著他們聽不懂的言語。

他們在同時間就感覺到了,地上躺著的人體內並沒有靈魂。

他們在救護車來之前檢查了一番,推測湊應該找到了那本書,並在查看書本時被某種異怪襲擊。

慌忙之下兩人先帶走書,跟著救護車一起到醫院,然後打電話給理彩子和孝元,後者決定在總本山查找這種異怪的資料。


「生靈離體會有一條靈絲和身體連結,但是......」他們什麼也沒看到。

「理、理彩子姐姐,如果、如果生靈離體超過72小時,老師就......」沙耶抹抹眼淚,深呼吸。

她不能慌,現在最重要的是把老師找回來。「理彩子姐姐,妳知道任何線索嗎?」


TBC,腦洞什麼的還在擴大#

评论
热度(2)

© 九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