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入P5坑,三刷中
巫師3,二刷中

期待CODE VEIN

永远最爱RDJ

無題

想不出標題......呃崩了崩了崩了(掩面
銀妙,姬友說想看本喵寫BG所以就寫了#
寫的亂七八糟的。
以下正文,歡迎狠批/

*繁體注意

明明肩膀上中了一劍,肚子被開兩個洞;明明體內的毒已經開始發作,眼前的景色開始漸漸模糊;明明,連腳步都走不穩了。
他還是憑著內心的想法走到那家道館。
「......唔。」幾聲痛呼還是自緊咬的牙中洩漏出來,他搖搖晃晃的翻進牆內,最後實在無力支撐,摔進底下的灌木叢中,發出在夜裡十分明顯的聲音。
不能走正門,因為新八會先發現。
他掙扎的爬起來,混沌的腦袋因為疼痛反倒有了一絲清明,不能回到萬事屋,因為神樂會擔心,也不能去登勢的店,因為神樂通常會在那裡等他。
明明還有其他選擇,他卻來到了這裡。
「嗚......呃、哈啊......」彷彿是火焰在體內燃燒,每一條神經都在向身體控訴著、尖叫著,他用最後一絲力氣半坐起身,背靠在灌木叢上,腹部的兩個傷口和肩膀上的刺痛猶如在互相呼應,他抬起手覆在還在流血的傷口上,腦中想著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子彈應該沒有留在身體裡吧?有了就麻煩了。嘖,黑道的委託還真他媽的難接......連毒酒都用上啦?他有那麼值得到要派出一整個幫派來追捕嗎?
不,不是他值得吧......是那筆資料?操,不過只是一些莫名其妙的數字,他可是看不懂的啊。
幸好他偷偷把資料帶走,哈,他們大概沒想到他會這麼做吧?就知道這次任務不對勁,不該為了錢啊......
不過如果重來一次他還是會接,最近萬事屋都赤字,那筆委託費用還不錯。
腦袋胡思亂想之際,他聽到了腳步聲。
指尖微微抽動,這是他所能做到的所有動作了,低垂著的頭抬不起來,但是他看到了來人的粉色裙擺和白色布襪下的草鞋......其實他搞不清楚那是什麼顏色,反正是粉色系的。
「阿銀?!」
他試著發出聲音,張口了幾次才成功說出話來,那聲音連他都覺得刺耳,「......阿妙。」
她把他扶起,往房子的方向走,他盡可能減輕他壓在她身上的重量。
「新八......」
「別擔心。」她的語調下藏著對銀時的擔心,「小新去睡了。」
「是嗎......」
「阿銀,不是我要說,可是......」她扶著他進去屋子,細心的幫他坐下而沒有動到傷口,「神樂和小新......」
他還是低著頭,「我知道。但是,還是不想他們......」
她沒有多說什麼,但是他可以感受到她溫暖的目光,似乎在說,「我懂,但是,累了的話就休息一下吧?我們一直都在這,沒關係的。」
然後,他抬起頭,想要說些什麼卻說不出,最後說出口的,卻是兩個字:「謝謝。」
她揚起平常的笑容,輕聲道:「不客氣。」

「好!我來幫阿銀包紮吧?」阿妙抬出一個頗大的鐵盒,笑顏燦爛,「這次好像很嚴重,我一定會盡心盡力!」
銀時像是感覺到一些神秘的黑暗氣息,啊,可能是武士的第六感?
「不用了......我還可以。」
「那好吧,」阿妙幫銀時打開鐵盒,拿出一些繃帶、傷藥放在銀時面前,「阿銀你現在一定很需要營養,我去煮雞蛋,前幾天研發出來新口味呢!」
武士神秘的第六感發出強烈的警報!
「阿阿阿阿阿妙,不用麻煩......」
「阿銀不用擔心,不會吵醒小新的。」阿妙拉開門,臨走前回眸一笑,「很快就好囉!」

评论(4)
热度(8)

© 九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