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入P5坑,三刷中
巫師3,二刷中

期待CODE VEIN

永远最爱RDJ

異變驟生

有存稿就丟出來啦^_^
求留言、求撫摸(


初之二

「玩......?」冥月小臉煞白,即使這道不明人士的嗓音低沉悅耳,那隱含在其中的笑意絕對會讓人不得不沈迷,但她卻沒辦法抑止自己畏怕的情緒,那份威壓太過強大,被哥哥保護的很好的小女孩能站著已經不錯了。
「不知道閣下是誰,還請閣下現身,方才如有冒犯之處,還請見諒!」曉鶫護住妹妹,一邊出聲道歉。現在的情況怎麼看,己方都處在弱處,如果這個不知名強者不是太變態,應該會放過他們兩個小輩。
「呵。」那聲音笑了,帶點嘲弄的,「不......也不必如此慎重。只是我有點無聊了,山獸也不過爾爾。嘛,你們好像挺強的?不如我和你們來打一場?唷,好像很有趣呢。」
說著,那人的聲音滿是躍躍欲試,彷彿迫不及待的想要把他的想法化作現實。
山獸也不過爾爾......?!曉鶫ㄧ驚,想起剛才的異象,他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那人殺了......或傷了山獸,山獸雖攻擊能力不強,但防禦能力是非常強大的,除非一個S級的傭兵不計代價不留情面全力對著山獸攻擊,山獸也許有可能才會微微受到些許傷害。
「還請閣下容我們拒絕。」曉鶫冷冷的說,他聽得出那聲音中那毫不掩飾的企圖,而曉鶫不想要冥月有任何危險。「還有,藏頭縮角的算什麼?請閣下現出身來!」
「真是......我只是想跟你們比劃比劃,真的是單純的......友誼賽?別把我當成什麼壞人嘛!」那聲音似乎有一點無奈,「好吧好吧,等一下就會出來正式見面......我得先用個東西。」
「喔,對了,你們身上有瓶子嗎?我忘記帶了。」
畫風一下子從肅殺變成逗比,兄妹倆有些反應不過來。
「......哥,我這邊有一個。」冥月拉拉自家兄長的衣角,神情放鬆了一點,「他應該不是壞人......?」
「喂喂,後面的疑問句是怎樣?我真的真的真的不是壞人......」
無視那人的抗議,曉鶫思考一下,勉強同意,「好,那請問閣下,你要怎麼拿?」
「喔,這你就不用擔心,我自有辦法。」那人輕鬆的說,「把瓶子放在接近樹林的地方。」
冥月從口袋拿出大概十公分長的玻璃小瓶,上頭還有個軟木塞。原本她是打算裝一些白沙回去的。
曉鶫走到枯萎的樹林前,把瓶子放下。
過了一會,一隻野獸幼崽怯生生的把瓶子叼起後,快速的跑回去。
兩人等了好一陣,那人才終於出聲:「啊,謝謝你們了。稍等一下,我這就出來......」
然後,一隻四肢沾染了鮮紅液體,嘴邊咬著小瓶子的優雅黑貓慢慢地走到兩人面前。
仔細一看,那隻貓並不是真的純黑色,他的頭上有一搓金色的毛髮。
「唷。」黑貓沒有開口,但是聲音卻直接出現在兄妹兩的腦海中,「我出現啦,發什麼呆。」
「咦?哥......他?」少女覺得世界有些玄幻,剛剛那個發出強大威壓的不明強者竟然只是一隻小小的貓星人?
「哎,別這樣看我。剛剛身上的衣服都是血,總不好這樣出來見面吧。」黑貓金色的大眼看著十分無奈,「要是我直接全身血的出來,你們還不把我當危險人物?」
「......」曉鶫沈默。不可否認那人說的對,要是有一個鮮血淋漓的人走出來,他可能會直接賞他一劍。
「所以~看來我們是打不成了。」黑貓似乎聳了聳肩,天知道一隻貓是怎麼做出這動作的,「我反倒欠小美女一個人情。這樣吧,這位先生和可愛的小美女,我先自我介紹。我叫做成望,X級傭兵。」
X級傭兵?!兄妹兩詫異的對看一眼,不是說X級傭兵都回到公會了嗎?
「嗯,我剛好接了任務 ,沒回去。」看出兩人的疑問,成望簡單解釋幾句,「況且神經病又發神經,我沒興趣去陪他瞎攪和。」
這樣說會長可以嗎......兄妹兩沒有想到,他們已經承認了神經病=會長的言論了。
「今天謝謝,小美女如果妳有事要解決,歡迎去聖血之刃找小亭亭通知我,不管是報仇還是陪睡,我都可以唷~」輕佻的笑說完,成望另外只在冥月腦中說:「或是打電話給我,號碼是......」他兀自說著一串號碼。
冥月羞紅了臉,什麼陪睡......
曉鶫擋在冥月面前,臉色十分之黑。
「開開玩笑~」沒心沒肺的笑著,黑貓轉身離開。
「期待下次的會面......小美女。」


TBC

评论

© 九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