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入P5坑,三刷中
巫師3,二刷中

期待CODE VEIN

永远最爱RDJ

異變驟生

總之先丟原創一篇^ ^
這篇是和姬友合寫的,我在加以修飾之類的
求狠批,不狠批的話調戲調戲本喵也行(

繁體注意
—////— —////—

初之一

某不知名孤島。
碧海青天,陽光灑在島上的每一處。
島中央是一座森林,乍看下生氣盎然。
不過,越接近島的中心,各種猛獸就會越兇暴,就像是有什麼比牠們更加恐怖的''東西''使牠們心中的恐懼被引出來。
兇暴......只不過是被逼急了的最後防衛罷了。
「天神在上,終於到了。」非常突兀的,有人說話的聲音,就這樣出現在一群野獸之間。
理應大口咬下、狠狠撕碎眼前的食物,餓極了的野獸們卻遲遲沒有動作。
大睜的雙眼映出那人的樣貌——身穿白衣破褲的黑髮青年,大紅色眼鏡後方的眼眸竟是如貓般的金色豎瞳。
這不足以讓失去理智的牠們停下動作......
倒底是為什麼?牠們明明想要張開嘴,把最尖利的牙齒咬上那鮮美的肉、喝盡那溫熱的液體......可是,身體,沒辦法將大腦下的命令付諸行動。
牠們的眼中仿佛看見......看見一只巨大的、戾氣四溢的怪物,仿佛下一刻,就換牠們被咬下!
牠們渾身顫抖,下一秒,再也忍受不了,跑了。
青年不在乎的......或者說是從沒注意到野獸們的存在,他從口袋中掏出手機,點滑幾下螢幕。在通訊錄找了一下,在顯示''陳子亭''的地方點下。
電話一下就接通了,「喂喂,小亭亭麼?」
「嗯。到了嗎?成望。」對方聲音清澈,卻帶著些微怒意,「你終於到了是吧?!這都多久了啊!混蛋!」
成望乾乾的笑了聲,「哈哈,我可是有進步的,比上次少了......一星期!」
「......」電話那頭沈默一陣,忍下了罵髒話的衝動,成望都聽到了對方的呼吸聲,「總、之,快點去把那頭有靈智的山獸血液樣本帶回來!還有,不准用死!」
「好啦,我盡量。」呵呵一笑,成望掛了通話。
目光看著森林深處,嘴角的弧度還是那樣似笑非笑的。
山獸又吼了吼,如雷的聲音隱隱透出了畏怕的情緒。

藍天、白雲、白沙、碧海。
無人的沙灘上,有兩人一前一後的走著。
走在前頭的青年俊秀的臉上掛著輕鬆的笑容,細細欣賞眼前難得一見的美景。
而在後頭的少女巴掌大的可愛小臉上,靈動的大眼好奇心十足的東瞧西看的,不時用手撥撥海水,看著水珠濺起的一片浪花,銀鈴般的笑聲也隨之響起。
「嗯......?」青年突然止住腳步,笑容斂起,眼中摻入了凝重的顏色。
「哥哥,怎麼了嗎?」少女連忙快步追上青年。
青年搖頭,收回目光,「沒什麼,冥月,可能只是我的錯覺吧。」方才,青年感受到一股強大又隱晦到氣息從森林的方向傳出。
但願,只是那頭山獸無意間散發出的氣息吧。
冥月有些擔心,「真的沒事?」
「嗯,沒事的。」青年安撫的笑笑,不過自家妹妹仍然半信半疑。
「好吧。哥,你說說昨天為什麼公會要召集X級傭兵的事好嗎?
真奇怪呀,明明只要一位就能毀掉一個小公國呢。」哥哥不想多說,冥月也不會多問。她想想,提出另一個自己有興趣的問題。
傭兵公會把傭兵們劃分成五級:C、B、A、S、X,每往上一階,考核就越難,X級的考核聽說是會長親自出題,會長可是特別有病的神經病,這連他自己也承認了。這也是X級傭兵只有十人的其中一個原因。
而這對血族兄妹,分別是S級和A級。
哥哥乾脆不走了,坐在沙灘上,妹妹也跟著坐下,「聽說是精靈的貴族們又想要反叛公會了。」青年揉揉妹妹的頭,寵溺的笑。
關於精靈貴族,每個非人都知道這事。
每每提到他們,人們的反應不是苦笑就是不屑,再不然就是說:「還煩不煩呀?!」
畢竟某些老古板精靈的個性就是眼高於頂、驕傲自滿、非我族類都去死一死的個性,三年一小衝突、五年一大戰神馬的,大家都從嚴正以待到麻木不耐了。
冥月對著青年漾開甜美的笑,「嘻嘻,不只有這個理由吧?」精靈貴族沒必要把全部的X級傭兵都派出,一定有更深層的原由。
「妳可真聰明。」青年也是一笑,「不過,我可不知道會長的心思啊。」言下之意就是他也不知道。
「這樣呀......」少女有些失望的撇撇嘴,目光一轉,猛地叫道:「哥!那裡有血!」
青年一愕,轉頭,只見鮮紅的液體緩緩的從每一顆樹的葉片滴下,被土地吸收,接著迅速衰老,變成枯枝。
青年立刻站起來,不詳的預感越發深刻,「冥月,走!」
少女強壓下驚慌,即使成為傭兵也有十數載了,這還是頭一次見到如此詭異的畫面。
兩人將血能——血族的天賦力量——化作翅膀,正準備離開之時,一股強大威壓卻橫空出現,硬生生把兩人留在原地。
這下,走不了了......兩人互視一眼,收起雙翅,擺出戰鬥姿勢。
「哦?血族的?」對方頗為驚訝的說,聲音是從森林裡頭傳出來的。「算了,就當作給他的禮物吧。」
「呵呵,留下來陪我玩玩怎麼樣?」

TBC

评论

© 九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