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入P5坑,三刷中
巫師3,二刷中

期待CODE VEIN

永远最爱RDJ

莫贝 《兔子》

♪这里是永远贝受向的渣作者!!!洁癖党请右上叉叉回避

♪OOC是肯定的,我家贝多就是这么可爱(#)粉丝滤镜大概有十米这么厚吧(#

♪最喜欢classical Loid的大家了,希望有把想要表达的好好表现出来~


*背景为贝多演奏月光奏鸣曲后的晚上

.

.

.

.

.

.

“呐呐,路君~”粉色长发的那人从吊床上探出头,“早上的那个musik,能再一次演奏吗?”

“现在?”贝多芬拉起被子的动作一顿,“为什么?沃尔夫。”

名为沃尔夫冈的音乐家掩着嘴哧哧笑了起来,“因为,很有趣嘛?”

“是吗......?”五官深邃的白发男人皱起眉头,“但是沃尔夫,现在是我的休息时间了,所以我不要。”

“欸~”孩子气的鼓起脸颊,莫札特死死的盯着已经在枕头上找到一个完美位置的贝多芬,“拜托嘛,昨天晚上的下雨声害我都没睡着,所以说路君欠我一次!”

“不,那并不是我的错吧,是肖邦那家伙。”贝多芬道,他已经闭上双眼准备到梦中与命运一会了,“晚安,沃尔夫。”

“......上次啊,好像有谁说,说谎会变成河马呢。”莫札特没有气馁,幽幽的道,“是不是啊,路君?”

“欸,啊......那、那个是大家说要矫正你的说谎习惯才......”贝多芬睁开眼,眼神心虚的飘开。

“变成河马呢,路君。”最后一击!

“啊啊啊,我知道了啦!”贝多芬猛然坐起,双手大力的揉乱他的头发,“沃尔夫,就这一次,两不相欠!”

“耶~”莫札特转怨为喜,“那,拜托你啰!路君。”

贝多芬叹了口气,双手一挥,那独属于他的指挥棒就这样出现在他手中,“奏响吧,musik!”

莫札特好奇的看着周围的画风成了日式版画风,小小的空间彷佛扩大了无数倍,但是比起早上的又小了不少。

这是因为贝多芬有意控制的关系,让musik的范围只有这间房间。所以这次他并没有漂浮于月亮之中,而是在他自己的床铺上好好的站着。

莫札特悄悄跳下床,第一乐章的恬静优雅后,便是他所期待着的第三乐章了,愉快飞扬的节奏、变幻莫测的旋律都很有趣,但最好玩的,却是那个人的样子。

从早上看到,他就一直一直一直想要去做些什么,心情蠢蠢欲动。

— —来了!

原本安静一如在草原上静静流淌的银白月光般的音律骤然改变,与音乐搭配的轻柔女音也变得莫测起来。

— —It's the meeting to the dark!

莫札特站定在沉迷于演奏中的贝多芬身前,两条毛茸茸的白色兔耳慢慢立起,随着主人激昂的动作一颤一颤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去触碰。

不只是头上出现变化,莫札特绕到贝多芬身后,那身彷佛拥有整片星空的燕尾服在尾椎的位置也有一小团的白色绒球。

— —Another way to know the darkness!

莫札特小心翼翼的伸出手,他可不能在这种时候被贝多芬发现,这种机会只有一次,千万不能前功尽弃。

完美的音乐家手指缓缓的朝着正在颤动着的长耳前进,终于!终于在一个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下,他抓住了那双引人犯罪的耳朵。甫接触的触感就柔软的不可思议,莫札特忘我的从上摸到下,整只耳朵都被那本应该在钢琴上跃动的手指给探索的一干二净后,他还意犹未尽。

不知道什么开始,音乐就停止了,莫札特回过神,从背后看看不出耳朵主人的表情,只能隐约从那头白发中的空隙看到通红的耳朵。

阿咧?莫札特还没反应过来,手下的动作不自觉又揉捏了几下,这下子可不得了,贝多芬双颊微红,转过头狠狠瞪着一脸无辜的莫札特,那双碧绿色的眸子不知为何有一层淡淡水雾,明明是凶狠的表情,莫札特卻莫名联想到那些女孩子看他的眼神。

他奇怪的感到心脏多跳了几拍。

“放手!!!”贝多芬总算是吼了出来。

莫札特瞬间回神,他神速的放开手,啊哈哈的往门口奔了出去,口中一面没诚意的道歉,“抱歉抱歉,路君你的耳朵看起来太好摸了嘛!”

“......沃尔夫!!!!!”
夜半时分,天才音乐家的名字再再再再一次的响彻音羽馆。




当初看到月光奏鸣曲那一集就很想要摸摸贝多兔的耳朵,所以让莫札特帮我做了哈哈哈(。・ω・。)
其实原本想的是更黄暴的爱(?)抚耳朵的(

希望跟我一样吃这对CP的同好们喜欢♪





评论(2)
热度(26)

© 九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