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入P5坑,三刷中
巫師3,二刷中

期待CODE VEIN

永远最爱RDJ

[黑弓狂王]私人时间

迷上了庫丘林,我覺得我的人生又充足了

分享下這篇,想要入Fate坑的我是不是沒救了

chaos:

小短篇速走一发


和这个小段子是同一系列:点我




私人时间


 


“狂王来了。”拿着望远镜的警员说。卫宫Alter向外看去,不远处大堂门外,他们今晚的监控目标——库丘林Alter正从车上下来。


“看来会是无聊的一晚了。”另一个警员嚼着口香糖喃喃。


即使是每天和死亡与鲜血打交道的警察们,偶尔也会执行这种相对平和、枯燥的任务——今天市里台面上的酒店大亨、道上被称为“狂王”的黑帮执掌人库丘林Alter要来这里参加一个公开的慈善晚宴,于是他们整个小组都不得不过来盯着,防止“狂王”在这种公开场合杀了什么人,或是被什么人杀了。


这晚气氛相对轻松,大家一边警戒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狂王那件西装外套,头儿是不是也有一件一样的?”一个新进组的警员突然说。


这个话题立刻引起了其他无聊人士们的兴趣,纷纷凑过去抢望远镜。


“就是一样的吧。”卫宫Alter随口说了句,在他们身后拍了拍手,“嘿嘿,好了,回你们岗位上去,别松懈。”


“真的是一样的。”


那个最先发现的警员回头朝他们的组长说,看上去显得忧心忡忡,似乎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卫宫Alter不得不安慰下他的下属:“撞衫而已,不用在意。我会记得下次换家店买衣服的。”


这晚关于“撞衫”的话题也就到此为止,卫宫Alter压根没把它放在心上。


直到两周后他才意识到,他应该注意的,这确实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两周后的某天,那个发现“撞衫”事件的警员一脸凝重地走进他的办公室,放了一沓照片在他桌上,每张都是库丘林Alter。


卫宫Alter立刻停下手中的活,把照片一张张拿起来看,一边回忆最近两周对方有没有惹什么事,一边询问:“发现什么了?”


“头儿,我认为这个问题很严重,虽然您个人可能不在意……”


怎么听起来像是跟他私人有关的?卫宫Alter抬起头看向自己的下属,听见对方十分严肃地向他报告:“在过去这两周里,狂王穿了三件和你一样的衣服——注意,是三件,不是简单的撞衫三次,这绝对不可能是巧合……”


“……”卫宫Alter不动声色地放下手里的照片。


“我认为,他知道我们在监控他——”


他当然知道,每个黑帮高层都是警方的重点监控对象,这又不是什么秘密。


“所以他是故意穿给我们看的,为了向我们传达信息。”


“嗯——”卫宫Alter维持着他一贯的冷硬表情,看不出什么情绪波动。


倒是对面的年轻警员激动起来:“嘿,头儿,您应该在意点!很明显,他们在跟踪你!这些都是私服,只有在8小时之外跟踪监视你才会知道!他是在向我们示威,这是对您个人的人身威胁!”


卫宫Alter一手半握拳靠在自己唇上,看着桌子对面的新人,是个很好的警察,年轻,有干劲,观察敏锐,思维开阔——有点太开阔了。


“我知道了。”他点点头,无比平静地说。


“呃,那您,需不需要申请24小时保护什么的……”年轻警员的声音越来越小,对方的眼神让他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甚至情不自禁说了声:“抱歉。”


“这件事我会处理的。”卫宫Alter用结束交谈的语气说,示意对方可以出去了。在对方满脸纠结地走到门边时,又补充了一句:“你很有能力,我希望你把精力花在更需要你注意的事情上。”


最后这句夸赞显然起到了不错的效果,年轻警员愣了下,立刻容光焕发地点了点头。


待对方消失在门后,卫宫Alter把百叶窗拉上,拨通了一个私人电话号码。


“你不要再穿着我的衣服在外面走来走去了。”他对着电话说,得到了一声模糊不清的回答:“唔。”


 


 


那晚卫宫Alter半夜回到家,一开灯,不出意外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房间里,正对着打开的衣柜门发呆。


“我不记得哪件是你自己的了。”库丘林Alter有些茫然地朝他说。


卫宫Alter无奈地呼出一口气,脱下外套挂在门边衣架上,朝对方走过去。


 


 


在卫宫Alter还是个普通警员时,有天晚上他出门扔垃圾,顺手还拿了两个猫罐头。他从阳台通过露天梯子下到公寓后面的小巷子里,那里狭窄、昏暗,是野猫们的秘密乐园,偶尔也会有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出没。


这天晚上小巷里一如既往的安静,卫宫Alter下了楼梯,便在那站住了。他旁边的墙上一盏壁灯不甚明亮地照着,再往前本应还有几盏灯,但今晚不知为何那些灯都坏了,于是他面前只剩一团浓稠的黑暗,隐约能看见垃圾箱的一角以及隐入黑暗中轮廓。


空气里有熟悉的潮湿的气息、垃圾的腐败味儿,以及新鲜的血腥气。


那黑暗里有只陌生的、受伤的野兽在盯着他,他知道。


卫宫Alter鲜少有不带枪的时候,而现在显然就是那“鲜少”的情况之一,他手上也没有其他武器,只有一袋垃圾和两个猫罐头。而他也没法装作若无其事地离开,他已经发现对方了,对方显然也知道这点。


场面一时陷入了僵局。因为彼此陌生,双方都没法很好的估量对方的战斗力,只是本能地知道并不是易与的对象。卫宫Alter开始思考对方手上有没有枪或是其他武器,在这种距离下自己先发动的胜算有多少,他知道自己计算的同时对方也在同样计算着。


虽然当时的情形战局似乎一触即发,场景和气氛也都恰到好处,然而那并不是个适合开战的时候——猫说的。


那群在小巷子里安家的小野猫,一见卫宫Alter出现就从黑暗中欢快地跑出来,围着他喵喵叫。这群不过两三个月大的小猫仔显然不理解当时的情形——也可能它们其实比两个无声对峙的男人理解得更深——只是不明白卫宫Alter为何站在那不动。它们一个劲地蹭他的腿,并且试图跳起来去够他手上的罐头。


所以紧张的气氛并没有维持多久。卫宫Alter把手中的垃圾抛向垃圾箱,偏头示意了下手中的猫罐头。这会功夫他的眼睛已经适应了巷子里的黑暗,能让他看清那个靠着墙坐着的男人朝他点了点头。


之后终于进入卫宫Alter熟悉的节奏,他开了罐头放在墙边,招呼了几只猫,然后站起身来。


接下来他会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沿着梯子回到自己房间,而对方也会在他离开后迅速换一个地方呆着,而后这一夜可以相安无事地过去。但是在卫宫Alter准备离开时,他回过头,看见一只吃饱的猫仔摇摇晃晃跑到那个男人身边撒娇。那个一身野兽气息的男人低下头去,用手背轻轻揉了揉猫脑袋。


大概是因为他手心有血。


“呃,”卫宫Alter站在楼梯口,在今晚第一次开口说,“你要不要过来处理下伤口。”


 


 


后来卫宫Alter想,大概是因为他们第一次见面是那么个情形,所以后来库丘林Alter受伤了老喜欢往他这跑,让他帮忙处理伤口,穿着他的衣服离开,有时候会洗干净送回来,有时候不会。


现在卫宫Alter和库丘林Alter一起站在衣柜前,他发现的确不太好划分到底哪件衣服是属于哪个的。


“这件是我的。”库丘林Alter伸手拎出一件。


“我记得这是我买的。”卫宫Alter把衣服挂回去。


“是我先穿的。”库丘林Alter用手指了指墙上的白板。


卫宫Alter偏头看去,那上面贴满了照片,做了标记,其中一张是抓拍的人群中的库丘林Alter,他身上正穿着这件衣服。


“好的,这件归你了。”卫宫Alter把衣服塞进库丘林Alter手里,他可不想下次给新警员做重点目标介绍时,身上刚好穿了这一件。


 


 


“我要吃培根煎蛋。”


第二天一早,卫宫Alter刚开火准备做早餐,就听见库丘林Alter叼着牙刷在洗漱间门口冲他喊。他记得对方第一次来时还只会含蓄地问冰箱里有没有吃的,现在都学会点菜了,真是被惯坏了。


吃过早餐,两人分开前,卫宫Alter抓了条领带给库丘林Alter,对方老老实实让他系上了。


库丘林Alter穿衣服比较随便,卫宫Alter不大喜欢他那种衣襟大敞的穿法,但是这事你没法和他沟通,他压根不会听,于是卫宫Alter送了他几根领带,完美解决了这个问题。


 


 


之后又过了两周,有一天,那个年轻的警官再次走进卫宫Alter的办公室。


“有事吗?”卫宫Alter放下手中的资料问,从对方身上他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氛。


这次的开场白显得比上次轻松一点:“嘿,头儿,我不知道您用了什么方式威胁‘狂王’,他的确没有再穿和你一样的衣服……”


“嘿嘿,”卫宫Alter不得不打断他,“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一个警察, ‘威胁’一个黑帮头目?”


“啊,抱歉,”年轻警员立刻反应过来,“我不该这么说的。”


但是他闪闪发光的目光里充满崇敬,卫宫Alter知道这个误会解释不清了,于是他决定跳过这个话题:“所以你今天来是——”


说到这个,对方立刻变得严肃起来:“虽然他不敢那么明目张胆了,但我觉得事情变得更危险了。”


他说着,拿出一张照片——当然又是不知什么时候偷拍的库丘林Alter——放在卫宫Alter面前的桌上。


“您看,”他指着照片说,“这毫无疑问,是您的领夹。这是去年警局表彰您时特意定做的纪念品,不会有第二个一样的。”


“……”卫宫Alter沉默地看着照片。


年轻警官观察着他的反应——实在是看不出什么来——小心翼翼地问:“您家里最近有被闯入的痕迹吗?”


“没有。”卫宫Alter平静而果断地回答。当然是从他家里拿的,某人真的应该改掉随手拿起什么就用的坏毛病。


年轻警员看起来比上次更忧虑了:“那……是不是……更严重了?他们已经……潜伏到您身边来了?”


“应该是我送去干洗店时忘记拿下来了。”卫宫Alter抬起头来看着他,那一脸坚毅的表情和毫无动摇的目光实在是让人很放心。


“不用担心,我会处理的。”他说。


 


 


-fin-

评论(1)
热度(425)

© 九殊 | Powered by LOFTER